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

2017-07-15 16:55:03 shotour 12

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

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

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

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

袁廉民,国家一级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中国老摄影家协会理事、安徽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士、世界华人摄影学会会员。曾获“全国有突出贡献的摄影家”、中国摄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等荣誉。

袁廉民

    从20世纪70年代起,致力于我国著名山岳风景黄山的拍摄,30年间登山不辍,多达150余次。凡是欣赏过袁廉民的黄山风光摄影作品的读者与观众,无不为其境界而称奇。那些松云氤氲的摄影作品,充满诗情画意,既是景物与情思的融会,又是动静与虚实的统一。
      其中彩色作品《蒸蒸日上》被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列入建国50年来优秀摄影作品,曾选作我国政府总理向世界各国政府首脑祝贺新年的贺年片。《黄山玉屏峰》被选作1979年9月《人民画报》与《中国风光》大画册封面,受到了海内外读者广泛的好评。黑白作品《松魂》被列入世界华人摄影家的精品佳作。多年来袁廉民为黄山申报世界文化、自然遗产获得成功,作出了很大贡献,因而荣获了由国务院颁发的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并获特殊津贴。     袁廉民先后在日本、美国以及上海、安徽、深圳等地举办了个人黄山摄影展览;出版了黄山摄影集与理论专著4本,发表黄山摄影作品1300余幅。

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蒸蒸日上

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蒸蒸日上》

(这幅作品在粉碎“四人帮”后的全国摄影艺术展上入选,改名为《旭日东升》发表在《人民画报》上。1979年,这幅作品又被选入《中国风光》大型摄影画册,还被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列入建国50年来优秀摄影作品中,选作我国政府总理向世界各国政府首脑祝贺新年的贺年片。)

2010中国黄山(国际)风光摄影大展获奖作品优秀作品:浩然之气·袁廉民.jpg

浩然之气·袁廉民

2010中国黄山(国际)风光摄影大展获奖作品优秀作品:黄山风云无限情·袁廉民.jpg

黄山风云无限情·袁廉民

袁廉民的黄山摄影艺术——雄奇瑰丽、空灵飞动的意境美

作者:吴强

雨雪冰霜三十年,黄山摄得雾云烟,

前朝借问梅星老,杭石可曾抱月眠。(冯其庸诗)

凡欣赏过袁廉民的黄山风光摄影作品的读者与观众,无不为其绝妙精伦的艺术境界而称奇。袁廉民追求黄山摄影的民族风格,因此他的那些松云氛氢的摄影作品,充满诗情画意,具有雄奇瑰丽而又空灵飞动的意境美。

意境是中国传统美学的核心范畴,是艺术家高尚人格襟抱的体现,也是抒情类艺术作品追求的审美理想。中国摄影艺术中的意境,是指摄影艺术作品中将摄影家的主观情感与客观物象交融互渗的艺术境界,以及它所表现的艺术情趣、艺术气氛和它们可能触发的艺术联想与幻想的总和。袁廉民黄山摄影作品的意境是景物与情思的融汇,是动静与虚实的统一,也是写实与写意的结合。

情满黄山 意溢云海

南朝文艺理论家刘端在《文心雕龙》中提出:“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唐代画家张璪 在《心境》中提倡:“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意境是情与景、意与象的交融统一,也是造化与心源的合一。袁廉民作品雄奇瑰丽的意境,一方面是得益于黄山是天下第一奇山,“闽博富丽”(徐霞客语),另一方面是由于摄影家在对景物的观照中发掘了最深的情,并将这景与情紧密结合,凝结在作品中。

袁廉民于1971年首登黄山,便被其多姿的峰峦、变幻的烟云。磅磅的气势所震撼、所感动,从而一见钟情,魂牵梦蔡,三十多年来登山不辍,为其传神写照。著名美学家王朝闻曾在为袁廉民第一部摄影集《黄山奇观》作序时写道:“当诗人或摄影家从自然景物中发现了感动过他自己的特殊点,这样的形象较之自然景色自身另具一种动人的力量。”“袁廉民有好些作品表明,他对黄山的景色深有所感。”袁廉民一次次投入黄山的襟怀,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去发现黄山的魂魄。黄山的朝晖夕岚、云海松涛,不时在他的心中激起美的涟源。在他的作品中,山、石、松、云都浸润着他的情感,似乎这些自然景物都是有灵魂、有性情的。袁廉民有不少拍摄黄山奇松的作品,其中黑白片《松魂》被世界华人摄影学会选为“20世纪知名华人摄影家的传世佳作”。这幅作品以峻峭的峰峦、浩瀚的云海,烘托着双龙松的劫后雄姿,意境深远。双龙松是西海悬崖上的一棵古松,遭雷击后,古松驱体仍挺立峭崖,松魂犹存。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松魂》以龙的姿态和松的品格来象征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精神。

袁廉民与黄山的神交愈来愈频繁,感情愈来愈炽烈。他探寻用博大恢宏气势的黄山美景,印证中华民族的过去,昭示民族光明的未来。在粉碎“四人帮”之后的第一个春天,袁廉民产生了借助日出景象来歌颂祖国锦绣前程的强烈愿望,经过精心的选择、多日的等候,他终于拍摄到黄山日出时的云海、山峰灿烂辉煌的天宇奇观。彩色作品《蒸蒸日上》气势磅确、瑰丽神奇,如同一曲具有鲜明时代感的交响乐。著名摄影艺术家吴印咸在《光明日报》上撰文评价道:“《蒸蒸日上》以浩瀚磅漏的气势,刻意经营的位置,精心挑选的瞬间,丰富感人的色彩,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寓意深遥的图画。它以真、善、美的艺术形象,激励我们的感情,唤发着我们对祖国的爱”。这幅作品成了袁廉民的黄山代表作,被列为新中国成立5O周年的优秀摄影作品,曾被选为我国领导人赠送给外国元首的礼品。

袁廉民拍摄了许多雄浑壮阔的作品,如《云涌玉屏峰入《铁铸江山入横山风云无限情》。特别是《霞光万丈》,逆光拍摄的西海夕照,空膜缥缈,境界廓大,影调细腻,层次丰富。香港资深摄影家关彼得特为这幅照片赋诗一首:“松绿风清雨乍睛,攀山踏草履轻盈。群峰座对不知晚,任得云开夕照明。”摄影理论家邵柏林则将袁廉民与敌恩洪、黄翔、陈复礼、何世尧同称为“大好河山派”摄影家。可谓评价之高。

动静相宜 虚实空灵

著名学者冯其庸认为,黄山的美在于静、动、神三个字。袁廉民的黄山摄影作品的意境,正表现出黄山静态的幽、动态的魁和空灵的神韵。

《江山不夜月千里》是袁廉民拍摄的黄山夜景之作。这是一个冬日静温的夜晚,山峦和松树被上了银装,北海宾馆的窗口透出温馨的灯光,万籁无声,惟有天上的一轮明月陪伴着摄影家。“随月出山去,寻云相伴归。”这幅作品营造出如同梦幻般的意境。《春漫黄山》也是一幅反映黄山静态美的作品。层层叠叠的山峦,近处深而远处谈,层次分明,照片下方的鹅黄嫩叶透露出春的讯息。青山不言,春树勃兴。美学家宗白华认为,静境“不但潜隐着飞动,更是表示着意境的幽深”。

德国莱辛在《拉奥孔》中说:随就是动态中的美。袁廉民所拍摄的更多的是表现黄山动态美的作品。明代杨朴认为,它山以形胜,观可以穷;黄山以变股,云霞有无,一瞬万变,现不可以穷。袁廉民认为黄山是一个立体的、流动的、变幻无穷的自然美宝库。他把四季的转换、日月的升落、气候的替变、植物的枯荣、山泉的干泻等,都看作是山的“运动”。黄山瞬息万变的不同形态、不同的明暗、不同的光影、不同的色彩,常常触发他审美情思,从而拍摄出变幻无穷的多姿多彩的画面,多侧面地表现出黄山的精神。《百丈飞泉》中的银练自天而降,轰鸣振耳;《惊涛拍岸》中的云海奔涌浩荡,汪洋恣肆;《云山松壑深》中的烟云升腾,轻飏缥缈。

袁廉民的许多作品都表现出空灵的神韵。空灵是虚与实、无与有、静穆与流动的统一。灵实以空虚为前提,空和灵协调交融,超出形似,达于神似,直至似而又不似的妙境。袁廉民特别善拍黄山的云雾,因为“那是黄山的魂”。云雾使画面虚实相间,生机流动,产生无穷变化,有空灵旷远、玄妙神奇的意境。黑白作品《奇峰春雨》中烟云在松峦间飘浮、聚散,奇峰若隐若现,深色而清晰的松岩与云雾中迷膜的山峦产生虚实的对比。彩色作品《云涌玉屏峰》是从天都峰鲫鱼背处,回望莲花峰光明顶和玉屏峰,雨后的云雾穿梭于峰间,表现了黄山雄伟与俊秀的统一。美国友人海伦·斯诺称赞这幅作品“令人惊叹”。她写道:“看到这种云雾中隐约闪现的景致,仿佛置身于古老道学的玄秘奥妙之中。”

诗情澎湃 画意浓郁

袁廉民一直在探求民族形式的风光摄影。他成功地将写实与写意、诗情和画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他力图用最具写实功能的相机、胶片,创造出抒发心灵的写意作品。他的黑白作品《松从云中来》通过远近松峦影调的递变,把黄山的虚空刻画得淋漓尽致,好似细微的雾珠正在画面上飘游。而这种雨雾蒙蒙的虚空,在国画上也不可能有感光胶片上那么多丰富细腻的层次。他的成功在于将这写实的手段,服从并服务于写意即意境的创造上。

在黄山,袁廉民结识了当代艺术大师刘海粟、李可染、王朝闻。郎静山、吴印咸、陈复礼以及日本画家东山魁夷。他们的艺术见解对袁廉民探求民族形式画意摄影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东山魁夷1978年来黄山写生,他恍然悟到:原来中国山水画的蓝本就在这里,黄山就是一幅千变百化、瑰丽壮美的中国画卷。这正是黄山摄影诗情画意的基础。中国古代的山水诗很发达,唐诗宋词中有许多山水风光的美妙意境。袁廉民以其厚重的艺术素养,为作品命以诗词般的标题,便于欣赏者理解摄影作品的诗意。《明月松间照》出于唐代王维的诗作,《满目青山夕照明》则是叶剑英元帅的诗句。而《雨后青山铁铸成八《青松托起万重山入《苍龙出谷浴斜晖》《黄澥苍茫万顷波》表现了作品浓郁的诗意。而摄影作品的画意,袁廉民从山水画艺术大师那里得到启迪。李可染关于“意境是艺术的灵魂”的观点,对于袁廉民自觉地在作品中创造意境是有帮助的。袁廉民认识到,摄影借鉴最亲近的姐妹艺术——绘画,最重要的是将“画意”赋予作品,而不是在形式上的相似。这就需要研究意境的表现手法。他把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技法融入摄影中,喜用黑白表现,画图简洁清晰,线条流畅,纯净神奇,空灵俊秀。

袁廉民还研究我国传统的绘画理论。他认为,宋代画家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提出的“三远法”,对于摄影取景有很大的启示。“三远法”不单是单纯的物理空间观,而是置身于天地间的空间概念,有着诗意般的“神游”意境。它以有限的画面,去表达无限的空间意象。袁廉民在黄山摄影的实践中,总结出了“闯新路,拍奇景”的经验。因为“物貌的具体姿态,不仅仅取决于自然生活和自然运动中的现象,同时也取决于审美者的观察点”。他还认为,近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关于山水画创作的四个过程(登山临水、坐望苦不足、山水我所有、三思而后行)的体会,对风光摄影有指导作用。他自己常常在雾雨天气里,登上事先选定的拍摄点,纵览茫茫雾海,静听松涛呼啸,可谓澄怀静虑,物我两忘,仿佛自己和眼前的自然融合在一起。七十年代一个冬天的早晨,袁廉民独自攀上一座山峰,只见奇松如玉树琼枝,峰峦似冰雕玉砌,好一片琉璃世界。一会儿,朝阳喷薄而出,层岭尽染,蔚为壮观。他环顾四周,雪地上只有自己深深的脚印,这美景似乎为他一人而设,顿时心潮澎湃。他感到这正是石涛所谓“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的境界,便屏住呼吸,频频按动快门。袁廉民三十年来,在黄山这座天然画境中沐浴着天光云彩的变幻,享受着人间天堂的美景,也将无数美好的瞬间凝固在胶片上,创造出美好的境界。

袁廉民以创造意境美为主要特征的、具有民族特色的风光摄影艺术,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他还在不断地探索运用新的表现形式,歌颂祖国壮丽的山河。“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黄山奇景资供了他的创作题材,陶冶了他的艺术情思,充拓了他的胸怀,荡涤着他的心灵。他还将一次次投入到黄山的怀抱,不息地追求人生和艺术的新的境界。

标签:  袁廉民

关于我们

摄途网是黄山摄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综合摄影旅游服务平台,为您的摄影旅途提供专业定制,我们立足黄山,面向全国和境内外摄友组织黄山及各地摄影旅游服务。

查看更多

黄山旅游线路

联系我们

  • 安徽省黄山市屯溪跃进路6号
  • 13855913950
  • shotour#163.com
  • www.shotour.com